在江苏省苏州市,中医药参与了所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治疗。截至3月10日,收治的87名新冠肺炎患者全部治愈出院,苏州实现新冠肺炎患者零死亡,医务人员零感染。

  敢于亮剑源于文化自信

  疫情发生后,苏州市迅速成立疫情防控指挥部,统筹负责医疗救治的分管副市长曹后灵作出指示:“苏州中医要敢于亮剑,吴门医派要有所作为。”苏州市中医药管理局迅速组织协调,畅通中医第一时间参与渠道。

  1月30日,苏州市中医药管理局成立新冠肺炎中医专家救治组。救治组以会诊、巡诊等形式参与医疗救治,并负责辖区内定点医院和发热门诊的中医药技术指导。2月1日,苏州市中医医院主任中医师徐伟入驻定点收治医院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担任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医尖刀组组长,以确保第一时间让新冠肺炎患者用上中医药。2月3日,苏州中医专家在新冠肺炎苏州中医诊疗方案中指出了“湿热内蕴”证型及其证治方药,并按此方案对本地具有该证型特点的患者开展中医药治疗。

  “在战‘疫’中敢于亮剑,敢于担当作为,是苏州中医人对吴文化的自信。”苏州市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倪川明说,苏州古称吴,这座拥有2500年历史的文化古城,气候温湿利于微生物滋生,百姓曾一度饱受传染病之苦。在与温疫的千年斗争中,苏州医家积累了丰富经验,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战疫“宝典”——温病学说。作为中医药重要组成部分的温病学说,是吴门医派的精髓。

  扶正纠偏是防治原则

  治疗新冠肺炎,目前尚未有特效药,但对中医来说,针对感染性疾病,是否发病不仅取决于病原微生物这粒“种子”,更取决于人体体质和内环境这片“土壤”,无论病毒如何变异,防治原则始终为扶正纠偏以祛邪治病。

  “2号住院,6号确诊,8号生宝宝,20号出院。”新冠肺炎确诊孕产妇黄女士清晰地记得生病期间的每一个时间点。从最初入院的紧张焦虑,到现在带着欣喜痊愈回家,黄女士没想到,“古老”中医会以这样的方式刻入脑海。她不仅治愈出院,住院期间还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比较特殊的一个病例,中药治疗方案,既要治疗新冠肺炎,也要兼顾产后调理。治疗效果不错,患者病灶吸收和病毒转阴较快。”苏州市新冠肺炎中医专家救治组组长、苏州市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中医师孙钢介绍道。

  中西医协同作战

  尽管中西医医学理论体系不同,但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苏州中西医拧成一股绳。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黄建安领衔苏州市医疗救治专家组和孙钢带领的中医专家救治组协同作战。

  2月20日下午,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王老伯在镜头前伸长了舌头,这是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的沈兴华在该院ICU病区主持的一次会诊。尽管患者核酸检测已有一次阴性,但活动后仍胸闷、气急,间断使用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口干明显、多饮也不能缓解,还伴口腔溃疡。会诊中,孙钢认为患者舌偏红少津苔少薄黄,属于中医温病后期的阴津耗损、虚火上炎证,决定给予患者玉女煎、清燥救肺汤等组方治疗。

  “这名患者,我一直在跟踪会诊。”孙钢介绍道。2月1日,患者入院后症状持续加重,肺部炎症病灶增加,呼吸困难和缺氧明显。经省级专家连夜会诊,患者病情稍有稳定,但便秘6日。孙刚详细问诊和察看舌像后开出了宣白承气汤、生脉饮加泻肺逐痰、凉血活血的组合处方。患者经过治疗后不但便秘缓解,而且气急症状明显减轻,吸氧浓度也从70%降低到50%。在逐步好转恢复的过程中,患者还出现过定时午夜后盗汗、口渴加重以及肺部间质增生等表现,中医专家及时调整治疗方案,患者症状得以缓解。

  据孙钢介绍,中医不仅能减少轻症患者的转重率,而且对重症患者的救治也具有独特的治疗效果。中医的清营凉血、散血通络方法,不仅能减轻患者的呼吸窘迫综合征,也能提前防治患者的肺间质纤维化,这种“络病学理论和方法”,正是吴门医派的首创和看家本领。

  战“疫”不仅在吴地,获悉武汉需要医疗援助,擅长吴门医派温病温疫治疗的中医师们纷纷请战。目前,苏州市驰援湖北医疗队员中,来自中医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共有85名。